RSS

蓝天

05 4月

晚上无意间抬头看看天,天挺蓝的,还发现有几颗闪亮的星星。难得的清新明净的空气。

想起我第一次在北京看见蓝天时的情景,比今天晚上还要蓝得多,蓝得深邃,不仅有星星,还有几朵白云点缀,很漂亮,特兴奋。每次抬头看天空时,都是屎黄屎黄的,很恶心,更别提见到星星。寂寞的北京人通常会选择在晚上放风筝,风筝上绑着一个个大红灯泡,放到空中,一闪一闪,供人作为星星来欣赏。真正见到星星的日子虚指可数,即使见到星星,星星的数量也清清楚楚地可以数出来,绝不会有满天繁星的景象。
有一次,和CC闲聊,他自称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我跟他说,我有见到北京的蓝天,在晚上,而且蓝得不可思议。他诧异地看着我:“你确定你看到的是蓝天?晚上怎么可能看得到蓝天?”我说,是啊,我看到了,我百分之百确定,我第一次在北京的晚上看到了蓝天。他说,你瞎扯,晚上哪来的蓝天,黑乎乎的,哪来的蓝?——我本以为他是要和我争辩在北京的夜晚根本就看不到蓝天的问题——我告诉他,怎么可能看不到蓝天呢?我在乡下的夜晚,看了十几年的蓝天,这还有的怀疑吗?他跟我从物理上探讨,光线如何如何,只有白天才会看到蓝天。争辩着争辩着,我一直想以我看到的事实来反驳,但无奈我在物理上所知甚少,使得我渐渐心虚,开始怀疑我看到的到底是不是蓝天。
第二次在晚上看到蓝天,我正好和CC走在路上,我兴奋地让CC抬头看。他瞥了一眼,很鄙视地对我说:“那是蓝色吗?你眼睛有没有问题?”我急了,事实在眼前他还不承认,我反批他:“你色盲吧!那怎么不是蓝天?”CC无奈地摇摇头,分明不想和我争辩,我也懒得和拒不承认事实的人来斗嘴。
这次又看到了蓝天,想起了和CC的两次关于蓝天的争辩,觉得也蛮好笑的。想起了巴金先生的一篇文章《繁星》,他在文中写到了夜晚的蓝天,遭到学生家长质疑,称晚上何来蓝天?甚至惊动了天文台科学机构来对此进行解释。当然,巴金先生笔下的“蓝天”遭到了科学上的全盘批斗,文学上只好把它解释为象征意义。
这大概就是人和人观察事物上的视角差别吧。我多次在晚上的的确确看到了蓝天,尽管在科学的解释上,是一种不可能的现象,但是从人的感受来讲,完全是存在的啊,我相信,巴金先生在看到蓝天的那一刻,一定和我一样,不是单纯的用眼睛看到,还用心感受到,那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一幅画,一种憧憬。
有时候,我在想,像CC那样的纯粹理工科生和科学家们,脑子里只有简单的二元论的世界,应该是很单调的吧。Maybe,他也在嘲笑我,像我这种怀着浪漫主义的所谓文艺青年,看到的世界是一个多么歪曲的世界啊!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5, 2012 in Uncategorize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