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清明

05 4月

“上一次去扫墓是在什么时候呢?”早晨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在想这个问题。高二的时候还是高三?我竟然已经记忆模糊。最后一次去扫墓到现在已经过去很久了,那个时间的记忆逐渐被推入遗忘的匣子里。经过我一番用力地回忆和论证,最终确定了这个问题的答案。高二的清明节是我最后一次上山去扫墓,祭祖。如今,已经过去了四年。自从奶奶离世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去了,每一年的清明节,我都被隔离在学校。空在脑子里想着山上的坟头,却无法去给它拔草、垒土、修整。突然忧伤起来。

那句在清明节必定要吟诵的诗句:“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原来也只有在南方才适宜。北方空气干燥,想飘点雨丝实在太困难。由于环境的因素,想生发出悲伤的情绪不容易。走到户外,艳阳天,空气透明,晴空万里,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抖擞了精神,阴暗的内心也一下子光明。学校里的人,都是步屡匆匆,为着未来奋斗。不知道他们的心里是否也因为不能回去扫墓而感到有点忧伤?
图书馆四周的几棵白玉兰花又开了。咦,昨天有开吗?这个问题我又没有办法解答了,想起昨天同样路过,却并没有注意到。它仿佛一夜之间的爆发,惊艳地呈现在眼前。白玉兰实在是太繁茂,整棵树开得密密麻麻,在阳光的照耀下似乎能反射回来闪耀的白光。玉琢冰雕、芳香四溢、沁人心脾,空气都因它而变得美妙,恨不得多吸几口。玉兰花大概是我见过最勇敢的花,它不需要绿叶的衬托,只需自己用力地绽放,就可以吸引无数眼球来仰望。
玉兰花的花期正是在清明前后。我想,玉兰花就是清明节的使者。冰心玉洁的花瓣素而不俗,雅而不妖,激发着我们对纯洁的追求,对先人的祭奠。我想起了介子推——这位在清明节最应该被怀念的先人的诗——
  “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
   柳下作鬼终不见,强似伴君作谏臣。
   倘若主公心有我,忆我之时常自省。
   臣在九泉心无愧,勤政清明复清明。”
这首用血写成的诗,用生命换来的诗,是清明最佳的注脚。但清明的这层含义却渐渐地已被疏忽,甚至根本不会有人知道这层含义。国家专门为清明设立了法定节假日,提倡的是祭奠先人,却没有宣扬“清明”二字应该教会人的东西——实质上,统治者们最害怕提“清明”二字。介子推以生命换来的“清明”,用血写成的“但愿主公常清明”、“勤政清明复清明”,在如今整个疯狂追逐名利的社会,已然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到了,统治者不能,社会大众亦不能。清明节成了一个被阉割了的节日,它真正的灵魂已不在,我们在祭奠祖先,却不知道在祭奠祖先的什么,一片茫然。
这是我在清明节这天的又一层忧伤。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5, 2012 in Uncategorize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