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责任感

18 8月

火车经过辽阔无际的平原,远处雾霭沉沉,浩瀚烟渺。原野的晨曦一片宁静,唯有列车前进的铁轨声,撞响着整个昏沉沉的车厢。从睡梦中醒来,脖子隐隐作痛,空调26度,有点凉。

登录微博,贺炜的更新:“立秋之后,北京的夜竟有些凉了。看着那些或幸福或不幸的人们,我想人生的本意,就是找个自己认为说得过去的由头,耗过那些年头吧。”

不知道说什么好。懒得去思考。有空的话,或许,我会争辩说,这是很肤浅的本意,但我也找不出深刻的人生意义是什么?谁知道呢,这样的社会,我们都没有生命的保障,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是幸福的?随着列车前行,生命都由这列嘟嘟的车说了算,我们其实都在迷茫中。

列车员来查身份证。我的身份证夹在学生证里,拿身份证时把学生证放在了桌上。列车员手里拿着一个黑匣子之类的感应器,身份证往感应器感应后,便算检查完了身份证。我似乎是第一次认真看她怎么检查身份证,表示很好奇。邻座的一男生说,二代身份证里都有磁啊,你们北邮应该对这个很了解的。

于是,我们聊开了。他在北邮有同学,已经读研二了。我猜他也是研二的学生,问在哪里读书。

他说,五道口。

我想到了清华,我还在想五道口还有什么学校。

他看我有点疑惑:“清华。”

我瞬间被震慑到了。我身边坐着这么个高手,我竟然没看出来。我表示了我对清华的倾慕之情。

我们开始聊清华。他说到了清华的社会责任感,讲了一件小事。

有一次,清华的学生出去社会实践,统一着有清华标志的服装,坐火车,旅费等开销学校可以报账。火车上,他们凌晨一二点还在打牌,声音比较大,被人告到了学校去。结果,学校取消了他们的报销,而且给予了学院处分决定。

他说,清华很注重学生在校外的影响,组织学生外出搞活动都会对学生进行礼仪培训,有清华标志的东西不会轻易显露出来,要求学生做人要低调。清华的学生和北大的学生,站到一块儿去,会是明显的两种风格。

我趁机问了清华最近的几个热点问题,想知道清华人是怎么看外界的评价。我谈到了李承鹏的文章《清华大食堂》,对于校友的排位是否有官本位的思想。

“其实,朱总在经济领域的学术,胡总在工程领域,也都是大牛啊,只不过后来慢慢被提升,当了国家领导人。有一份投资有两种选择,一种可以赚回10倍的收益,还有一种可以赚回5倍,你肯定会去投资10倍的,对吧?清华觉得,朱总、胡总当领导人可以给国家带来更多的收益,当然会鼓励。但对学术,也同样是尊重的啊,校庆时候,也都把院士请到了主席台上。”

他说,清华很注重学生社会责任感的培养。学校总结历史发展时,有个观点说清华在八九十年代的发展毁于IT业了。那时候,很多清华人都转去搞IT,虽然大家都赚到了不少钱,可是,对社会的贡献实际上没有多少,而且,这些搞IT的大部分都成为了“海带”。

“清华校庆时候,遭到社会各界的批评,还是比较淡定的,学术其实很自由。蒋方舟也写文章说一些话,我们都觉得毕竟是文人,而且还算是孩子,看问题可能会表面一点。”而对于真维斯楼的命名,他说,清华学生的反对声其实比外界都要大得多。楼如果以某个名人命名,还有教育意义,而收钱帮人做广告,清华人都不容许。

我从他这儿听到了一个词,社会责任感。我未能做清华的学生,却从他口中的一两件小事中,真切感受到,清华对学生责任感培养的用心良苦。我有点震撼,我之前的两年大学生活,没有人给我这样的熏陶,没有人给我加强这样的意识。

我想起了《非诚勿扰》,可爱的安田先生,这位美国人,本科就读于哈佛大学,硕士毕业于牛津大学,现在攻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博士。所有人猜测他可以牵手女博士成功时,他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中了1000万美元,你会做些什么?”女博士说,会和现在一样生活,不会有任何改变。还有一个女嘉宾说,会带妈妈出去玩。安田听后很沮丧,表示自己出局了,离开了舞台。他说,在哈佛,就是有这样的观念,你有这个机会上这么好的大学,你应该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回馈社会。如果你有了这么一大笔钱,你应该建立一个基金,或者给一个学校,让它有更多的奖学金。

哈佛强调的也是,回馈社会。学生不管成功不成功,但一定要代表学校的形象,一定要有社会责任感。

我想了想我自己。我一直在考虑着怎么去找到一份好的工作,甚至读研究生,也是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我从来没有想到,我的专业,可以为社会做什么贡献,我能够给社会回馈什么。学校灌输的思想,在此立见高下。我又回到了贺炜的那句话:“我想人生的本意,就是找个自己认为说得过去的由头,耗过那些年头吧。”如果要有个说得过去的由头,那么这个由头,应该是社会责任感。

Advertisements
 
责任感已关闭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18, 2011 in Uncategorized

 

评论已关闭。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