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批评的声音

06 8月

柴静在一个节目中追问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特约研究员王锡锌先生九千亿“三公消费”时候说过这么一句话——

“专制为什么必然倒台?那是因为专制制度不具有自我清洁能力,恶人不会自己退出,专制体制只能越来越肮脏,越来越臃肿;而民主,是具有自我清洁能力的政治制度,淘汰恶人的制度。所以能够持续发展。”

对于专制的看法,我有些自己的理解。柴静所说的“清洁能力”,我认为取决于监督能力。民主之所以能够自我清洁,在于强大的监督制度。专制制度就没有自我清洁能力吗?我想不是。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号称“亚洲第二优质民主“的新加坡,也是专制制度。然而,其长期有效的监督制度,使得新加坡政府廉洁高效,颇得好评。

所以,自洁能力取决于监督能力。而监督能力一直是我国最最缺乏的能力之一。监督能力的提升,需要制定坚强的监督制度。然而,在我国,《宪法》赋予了人民神圣的监督职权,却没有具体的监督制度,监督能力的薄弱程度可想而知。具体原因我认为可以概括为:一、暴力机器的镇压。二、人民监督意识淡薄。

暴力机器的镇压,此处不再赘述,有目共睹。人民监督意识,近年来,我觉得有了很大的增强。

前几个月,我村的村委书记就被村民集体上访斗倒,最后沦为了阶下囚。村民们联名上告到了市政府,未果。后一壮年,拉上自己的老母亲,直接告到了中央,有过被关黑屋的经历,恰遇好人,帮他写了状纸,交到了中央,不几天,村支书就被剃了光头。

我听后很震撼,这在前三十年,甚至前几年,都不敢想象可以发生的。村民们显然已经学会如何和政府斗争,如何保护自己的合法利益。虽然如此,监督的效果还是很有限。老百姓对于切乎自身的利益会想斗争,勇于斗争。可是,如果表面看不到具体关联所在,他们往往会放弃监督。

村里一知识分子,曾是援藏干部,现任某区委书记,和上述村委书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据传有多单贪污受贿。然而,并没有一村民愤起而告之,实在说不出区委书记具体犯了他们哪根汗毛。

动车追尾后,声讨铁道部可谓呈井喷态势。这种状况,我们在三聚氰胺、红十会被曝光之后都可以看到。但是,在新疆暴力袭击、徐州特大交通案等并没有听到异口同声的批评,对于后者的关注度,老百姓要冷淡的多。显然,老百姓更关注具体关乎到自己的事件,而对表面看不到联系的,他们往往沉默,尽管政府也做错了。

所以,随着时代的推进,社会的监督能力的决定因素之一 ——人民的监督意识已经有了质的变化。我们要强化这个变化,使之发挥更有效的作用,起到制度的自洁能力。我们还需要使大家看到,不是直接的联系才有联系,只要是政府做错了,我们就应该批评。我们有权批评政府,我们有权让政府做得更好,我们现在让政府为别人做好,才有一天政府会为我们做好。

在这个共和国,我们的监督从来就没有容易过,但我们应该不要畏惧,一如既往,与时俱进。先有企鹅,后有博客,再有微博。监督的过程,就是和暴力机器斗争的过程。纵使微博成为了下一个牺牲品,我们还要创造新的方式。被禁言、被消声,也要用口型喊出我们的批评。只要我们矢志未渝,我们就要保持喷子的姿态,我们的监督才会让政府做出改变,即使改变才那么一点点,那也是进步。我们一定要让政府为我们而改变,而不是我们为政府而改变。

胡适在一九三〇年问过这样子的问题:少年的朋友們,请仔细想想:你进学校是为什麼?你进一个政党是为什么?革命是为了什么而革命?政府是为了什么而存在?

我们要思考这样的问题,并且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我们要监督政府,用各种方式批评政府,批评并不是异见,也不是别有用心,是实实在在的建设性意见。我们要使制度发挥其自洁能力,淘汰恶人,持续发展。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6, 2011 in Uncategorize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