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1

责任感

火车经过辽阔无际的平原,远处雾霭沉沉,浩瀚烟渺。原野的晨曦一片宁静,唯有列车前进的铁轨声,撞响着整个昏沉沉的车厢。从睡梦中醒来,脖子隐隐作痛,空调26度,有点凉。

登录微博,贺炜的更新:“立秋之后,北京的夜竟有些凉了。看着那些或幸福或不幸的人们,我想人生的本意,就是找个自己认为说得过去的由头,耗过那些年头吧。”

不知道说什么好。懒得去思考。有空的话,或许,我会争辩说,这是很肤浅的本意,但我也找不出深刻的人生意义是什么?谁知道呢,这样的社会,我们都没有生命的保障,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是幸福的?随着列车前行,生命都由这列嘟嘟的车说了算,我们其实都在迷茫中。

列车员来查身份证。我的身份证夹在学生证里,拿身份证时把学生证放在了桌上。列车员手里拿着一个黑匣子之类的感应器,身份证往感应器感应后,便算检查完了身份证。我似乎是第一次认真看她怎么检查身份证,表示很好奇。邻座的一男生说,二代身份证里都有磁啊,你们北邮应该对这个很了解的。

于是,我们聊开了。他在北邮有同学,已经读研二了。我猜他也是研二的学生,问在哪里读书。

他说,五道口。

我想到了清华,我还在想五道口还有什么学校。

他看我有点疑惑:“清华。”

我瞬间被震慑到了。我身边坐着这么个高手,我竟然没看出来。我表示了我对清华的倾慕之情。

我们开始聊清华。他说到了清华的社会责任感,讲了一件小事。

有一次,清华的学生出去社会实践,统一着有清华标志的服装,坐火车,旅费等开销学校可以报账。火车上,他们凌晨一二点还在打牌,声音比较大,被人告到了学校去。结果,学校取消了他们的报销,而且给予了学院处分决定。

他说,清华很注重学生在校外的影响,组织学生外出搞活动都会对学生进行礼仪培训,有清华标志的东西不会轻易显露出来,要求学生做人要低调。清华的学生和北大的学生,站到一块儿去,会是明显的两种风格。

我趁机问了清华最近的几个热点问题,想知道清华人是怎么看外界的评价。我谈到了李承鹏的文章《清华大食堂》,对于校友的排位是否有官本位的思想。

“其实,朱总在经济领域的学术,胡总在工程领域,也都是大牛啊,只不过后来慢慢被提升,当了国家领导人。有一份投资有两种选择,一种可以赚回10倍的收益,还有一种可以赚回5倍,你肯定会去投资10倍的,对吧?清华觉得,朱总、胡总当领导人可以给国家带来更多的收益,当然会鼓励。但对学术,也同样是尊重的啊,校庆时候,也都把院士请到了主席台上。”

他说,清华很注重学生社会责任感的培养。学校总结历史发展时,有个观点说清华在八九十年代的发展毁于IT业了。那时候,很多清华人都转去搞IT,虽然大家都赚到了不少钱,可是,对社会的贡献实际上没有多少,而且,这些搞IT的大部分都成为了“海带”。

“清华校庆时候,遭到社会各界的批评,还是比较淡定的,学术其实很自由。蒋方舟也写文章说一些话,我们都觉得毕竟是文人,而且还算是孩子,看问题可能会表面一点。”而对于真维斯楼的命名,他说,清华学生的反对声其实比外界都要大得多。楼如果以某个名人命名,还有教育意义,而收钱帮人做广告,清华人都不容许。

我从他这儿听到了一个词,社会责任感。我未能做清华的学生,却从他口中的一两件小事中,真切感受到,清华对学生责任感培养的用心良苦。我有点震撼,我之前的两年大学生活,没有人给我这样的熏陶,没有人给我加强这样的意识。

我想起了《非诚勿扰》,可爱的安田先生,这位美国人,本科就读于哈佛大学,硕士毕业于牛津大学,现在攻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博士。所有人猜测他可以牵手女博士成功时,他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中了1000万美元,你会做些什么?”女博士说,会和现在一样生活,不会有任何改变。还有一个女嘉宾说,会带妈妈出去玩。安田听后很沮丧,表示自己出局了,离开了舞台。他说,在哈佛,就是有这样的观念,你有这个机会上这么好的大学,你应该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回馈社会。如果你有了这么一大笔钱,你应该建立一个基金,或者给一个学校,让它有更多的奖学金。

哈佛强调的也是,回馈社会。学生不管成功不成功,但一定要代表学校的形象,一定要有社会责任感。

我想了想我自己。我一直在考虑着怎么去找到一份好的工作,甚至读研究生,也是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我从来没有想到,我的专业,可以为社会做什么贡献,我能够给社会回馈什么。学校灌输的思想,在此立见高下。我又回到了贺炜的那句话:“我想人生的本意,就是找个自己认为说得过去的由头,耗过那些年头吧。”如果要有个说得过去的由头,那么这个由头,应该是社会责任感。

Advertisements
 
责任感已关闭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18, 2011 in Uncategorized

 

选择放弃做自己

有天下午换频道,摁到了央视十套,在直播“希望之星”的比赛,发现越看越入迷。比赛的模式很具挑战性。我很欣赏舞台上的每一个选手,他们不但展示自己的英文水平,还有各种能力,唱歌跳舞口技等等才能。第二天继续追踪了比赛,就这样,每天都追着看。有一些个自己特别欣赏的选手,很强烈的希望他们能走得更远。比如初中组的傅书宁、陈麒羽,高中组的张纽约、郑春莹。可惜郑春莹在今天五进三的比赛中被淘汰掉了。

 

高中组五进三的比赛里,有一位选手叫徐思原。他是五强里唯一的男选手,主持人称他是独苗。我挺希望他晋级三强的。从比赛来看,他表现的并不出色。何毅凌老师就毫不留情面的指出,他的英文水平恐怕不过关。但他站在舞台上,有种魅力,他的说话动作,总有点幽默的感觉,令人想笑。这种感觉金小雨老师也很赞同,她给了支持的票:“不管你说的是对的还是错的,我就是想听到你说话。”刘欣老师应该也感受到了这种魅力,一向挑刺的她没有点评,只问他还想不想留在舞台上,得到了徐思原大声的“我想”后,给了他对勾。

结果,徐思原得到2票评委票和16票大众评委票,和许安琦一样的成绩,俩人PK争夺最后一个晋级权。许安琦在演讲时说自己的梦想是成为世界小姐,而“希望之星”的比赛是她的第一步。徐思原引用了亨利●梭罗的名言:“提高今天的生活质量,是最高的艺术。”并且说:“我会成为真正的我,变得强壮。”一如徐思原自己所说,他是一个严肃而有思想的人。

PK结束,我个人非常倾向徐思原,尽管他的英文不是很流利,但我对他的风格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我喜欢他。

 

评委再次投票,何毅凌老师投给了许安琦,金小鱼老师给了徐思原。最后的决定权在刘欣老师手里。刘欣老师很为难,“这个决定很难拿呵”,正犹疑不定之际,诧异的一幕发生了。徐思原哀求道:“请把这一票投给她,我不配。”观众、许安琦,包括刘欣老师,都出乎意料。我甚至都有点生气,这种行为想说明什么?怜香惜玉?当代孔融让梨?对许安琦也是极为的不尊重,许安琦的晋级理由是不是该这么写:“因为徐思原的退出”?徐思原你既然想退出,为什么刘欣老师说要不要这一票时,你还说想呢?我当即对徐思原的印象颠了个覆。刘欣老师也有点生气:“你既然不想要这一票,觉得自己不配,这一票当然是给许安琦。”一个觉得自己不值得的选手,他真的不应该继续留在舞台上。

 

晚上,我点播了今天的比赛,看到徐思原的部分一句一句校对,看他具体都说了些什么。

我对他有了新的认识。或许,他是对的,我支持他。

双语问答环节,他面对评委说了这些话,参加这个比赛的自我感觉是好坏参半。或许多年后,当我再回看这一幕的时候,我会觉得很美。糟糕的是,这并不是我的风格,从第一轮开始,大家改变了我。

在他喊出“我想”的那一刻或许他还有那么一点点打算继续参加下一轮比赛的想法。然而,到了PK环节,他已经去意已决了,尽管他还有很大的可能会晋级,他放弃了。他最后的演讲,我一句句翻译过来:“我就像迷失在狂风暴雨中,因为在几分钟前,我几乎迷失了我自己。为什么呢?我只是强迫我自己成为某种人,我不再是我自己了。有时候,你会尝试新的方法,来表达自我。但是,如果过度的话,事情就会朝错误的方向发展。我的感觉就是这样的。我记得亨利●梭罗说过,提高今天的生活质量,是最高的艺术,或许我的作品不能改变人类的生活,甚至不能让你改观,但是从这一刻起,我向你保证,我会成为真正的我,变得强壮。

徐思原挣扎在晋级的边缘线,可是,最后的时刻,他发现了自己更应该坚持的东西,做自己,而不是为了什么而听他人的意见变成自己并不喜欢的风格。最后的放弃,显然让人沮丧,让人气愤,但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不为了名誉强迫自己,做回真正的自己,长吁一口气的徐思原,在那一刻显然比得到刘欣老师的那一票还要轻松的多。世上还有什么事比不能做自己、委屈自己、强迫自己更恼人呢?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9, 2011 in Uncategorized

 

批评的声音

柴静在一个节目中追问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特约研究员王锡锌先生九千亿“三公消费”时候说过这么一句话——

“专制为什么必然倒台?那是因为专制制度不具有自我清洁能力,恶人不会自己退出,专制体制只能越来越肮脏,越来越臃肿;而民主,是具有自我清洁能力的政治制度,淘汰恶人的制度。所以能够持续发展。”

对于专制的看法,我有些自己的理解。柴静所说的“清洁能力”,我认为取决于监督能力。民主之所以能够自我清洁,在于强大的监督制度。专制制度就没有自我清洁能力吗?我想不是。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号称“亚洲第二优质民主“的新加坡,也是专制制度。然而,其长期有效的监督制度,使得新加坡政府廉洁高效,颇得好评。

所以,自洁能力取决于监督能力。而监督能力一直是我国最最缺乏的能力之一。监督能力的提升,需要制定坚强的监督制度。然而,在我国,《宪法》赋予了人民神圣的监督职权,却没有具体的监督制度,监督能力的薄弱程度可想而知。具体原因我认为可以概括为:一、暴力机器的镇压。二、人民监督意识淡薄。

暴力机器的镇压,此处不再赘述,有目共睹。人民监督意识,近年来,我觉得有了很大的增强。

前几个月,我村的村委书记就被村民集体上访斗倒,最后沦为了阶下囚。村民们联名上告到了市政府,未果。后一壮年,拉上自己的老母亲,直接告到了中央,有过被关黑屋的经历,恰遇好人,帮他写了状纸,交到了中央,不几天,村支书就被剃了光头。

我听后很震撼,这在前三十年,甚至前几年,都不敢想象可以发生的。村民们显然已经学会如何和政府斗争,如何保护自己的合法利益。虽然如此,监督的效果还是很有限。老百姓对于切乎自身的利益会想斗争,勇于斗争。可是,如果表面看不到具体关联所在,他们往往会放弃监督。

村里一知识分子,曾是援藏干部,现任某区委书记,和上述村委书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据传有多单贪污受贿。然而,并没有一村民愤起而告之,实在说不出区委书记具体犯了他们哪根汗毛。

动车追尾后,声讨铁道部可谓呈井喷态势。这种状况,我们在三聚氰胺、红十会被曝光之后都可以看到。但是,在新疆暴力袭击、徐州特大交通案等并没有听到异口同声的批评,对于后者的关注度,老百姓要冷淡的多。显然,老百姓更关注具体关乎到自己的事件,而对表面看不到联系的,他们往往沉默,尽管政府也做错了。

所以,随着时代的推进,社会的监督能力的决定因素之一 ——人民的监督意识已经有了质的变化。我们要强化这个变化,使之发挥更有效的作用,起到制度的自洁能力。我们还需要使大家看到,不是直接的联系才有联系,只要是政府做错了,我们就应该批评。我们有权批评政府,我们有权让政府做得更好,我们现在让政府为别人做好,才有一天政府会为我们做好。

在这个共和国,我们的监督从来就没有容易过,但我们应该不要畏惧,一如既往,与时俱进。先有企鹅,后有博客,再有微博。监督的过程,就是和暴力机器斗争的过程。纵使微博成为了下一个牺牲品,我们还要创造新的方式。被禁言、被消声,也要用口型喊出我们的批评。只要我们矢志未渝,我们就要保持喷子的姿态,我们的监督才会让政府做出改变,即使改变才那么一点点,那也是进步。我们一定要让政府为我们而改变,而不是我们为政府而改变。

胡适在一九三〇年问过这样子的问题:少年的朋友們,请仔细想想:你进学校是为什麼?你进一个政党是为什么?革命是为了什么而革命?政府是为了什么而存在?

我们要思考这样的问题,并且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我们要监督政府,用各种方式批评政府,批评并不是异见,也不是别有用心,是实实在在的建设性意见。我们要使制度发挥其自洁能力,淘汰恶人,持续发展。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6, 2011 in Uncategorized